?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錦屏回憶——寫在錦屏水電站工程榮獲2019年國家優質工程金質獎之際
來源︰水電十一局 作者︰許安強 時間︰2019-12-17 字體︰[ ]

2019年11月,從中國施工企業管理協會獲悉, 水電十一局參建的四川雅礱江錦屏一級、二級水電站工程榮獲國家優質工程金質獎。錦屏水電站施工的艱辛,埋在每一個參建者的心底。借助親歷者的記錄,越過時間圍欄,去重溫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團結、特別能奉獻的錦屏精神。

那時,我局決心從四川雅礱江錦屏一級水電站起步,用業績說話,在雅礱江流域開拓出一片新的市場天地來。2004年到2006年,我前後四次去四川錦屏一級水電站采訪。第一次去采訪,是應王宗敏局長的要求,他去調研,被錦屏施工局干部職工的事跡深深打動,繼而要求局新聞中心局電視台宣傳鼓勵,因為在錦屏水電站工地上的水電十一局人太苦了,為了企業榮譽,他們是一群時代英雄,需要我們宣傳報道,凝聚強大力量,樹立企業自信。

在我局四分局承建的錦屏水電站進場公路8號、2號、6號項目施工(按進場先後順序排列)中,施工物資運輸都是采用原始的馬幫馱運。山峰直插雲霄,山間根本沒有現成的道路,最初的羊腸小道都是由那些瘦小卻生性倔強耐勞的川馬一趟趟翻山越嶺踩出來的。就這樣,小到施工用的水泥、砂石,大到建築鋼模板,在馬鈴叮當中,日復一日向山腰一趟趟運輸。山勢險峻,只要腳下一不留神,就會墜入萬丈深淵。听到介紹,每天運貨的馬幫至少要損失兩三匹馬,不禁對人類改造開發自然河流的抗爭精神,對川馬的犧牲精神懷了敬佩之情。

我們的采訪和拍攝要到現場去,走羊腸小道是每天的必修課。一路上,有許多用鋼管架子搭成的簡易“天梯”,呈七八十度,上下十分費勁。電視台的同事李鏘扛著十多公斤重的攝像機,我背著三角架,肖德清主任挎著相機和各類電池。每個角落我們基本上都要跑到。對于視頻拍攝,李鏘一絲不苟,總想抓到最好的畫面。他選擇多個角度拍攝,這就要到很多地方提前踩點兒,直至選擇出最佳位置。那時他體形稍胖,走一趟下來,汗流浹背。但從未叫過苦,還不時講一些輕松幽默的笑話來調侃。

李鏘眼里只有拍攝,只有工作,竭盡所能通過攝像機把珍貴的畫面留下來,沒有領導眼里所叮囑的危險。一次,我們行走到一段剛爆破過的懸崖峭壁,危石犬牙交錯,仿佛張開的虎口,搖搖欲墜。前面領路的副局長金萬福安全意識很強,只看一眼,便頭也不抬,匆匆穿過懸崖段。他以為我們會像他一樣,迅速避開潛在的危險,回頭一看,卻沒有看見李鏘。定楮細看,發現李鏘在懸崖下停了下來,調好了鏡頭,全神貫注地拍攝呢!

因為這事兒,我們後來被局領導嚴厲批評︰“安全第一。也不看看環境危險不危險?那些巨石隨時會落下來。是生命重要還是你的拍攝重要?”李鏘只是抱歉地笑了笑。對他來說,用鏡頭捕捉畫面有時可能比生命重要吧。

我局施工的錦屏一級水電站左岸導流洞在施工時,突然出現大塌方。在組織搶險的過程中,我們一次次進洞拍攝。隧洞內積水沒過膝蓋,煙塵彌漫眼楮,噪音震耳欲聾,導流洞隨時會有余震,因為小的塌方不知什麼時候就會出現。但我們心里只有拍攝,只想記錄下真實的施工資料,反映真實的施工場景。

隧洞里的潮濕和陰冷都被我們拋在腦後,而是想方設法組織施工拍攝。李鏘追逐著采訪對象,大聲地交談,錄下現場同期聲。我則飛筆記錄,不斷提問。大家一忙起來什麼都忘記了。現在想想,那些施工鏡頭十分珍貴,那些人物采訪那麼投入、表情自然,他們的講話像噴泉一樣自然流淌,毫無拘束感,也許是我們的工作態度打動和感染了一線職工,讓我們與他們緊緊貼在一起,是一個命運共同體。我們在一線,我們和他們在一起,並大都選擇了在施工現場采訪,干部職工受到莫大的鼓舞,因為他們正在被關注,將被千里之外的後方親人看到並深切掛念,這是一種巨大的無形力量。

後來制作出的錦屏系列三部專題片之所以能夠打動人感染人,或許是因為這些鏡頭里包含了最真實質樸的施工畫面,是我們拿生命去換的珍貴施工影像資料,而這一切都源于對新聞工作的尊重和執著,源于內心對企業宣傳工作的熱愛。

最後一次去錦屏水電站工地時,錦屏水電站施工和居住條件已經得到很大改善。從陡峭的雅礱江江邊的簡易房搬出,遠離了每天24小時的機械轟鳴聲。四分局部分職工陸續從進場公路項目轉到了營地樓房建設施工項目上。在群山環抱的一片稀缺空地上,由四分局承建的樓群拔地而起。與峽谷里的轟鳴相比,這兒靜謐得像是一個世外桃源。這也是將來建設錦屏一級水電站大壩水電工人的生活家園。

為了更好地表達樓群的氣勢,我們察看周邊地形,決定上到最頂端完成一個全鏡頭拍攝,而且是延時拍攝。最頂端是一個類似于電視發射鐵塔的裝置,但因為它最高,我們必須爬上去。看上去,它能夠勉強經得起兩個人。我是有點恐高的,心里猶豫不決,在李鏘的帶動下,我們堅持爬到了塔頂。

一直在上面拍攝了一個小時,紀錄下了樓群和群山的壯觀,拍攝了天上流動的斑斕雲彩。但下去的時候,才感覺我們爬得實在太高了,腿也軟了,渾身提不上勁兒。最後,不得不歇息好大一會兒,才慢慢下到地面上。那時,我們還年輕,雖然累一些,但覺得能拍到最好的畫面這就值得。

記者心細,更要有一顆柔軟的心。敏感而富有同情心,才可以很快與被采訪者打成一片,從而深入采訪對象的內心。李鏘似乎天生具備這樣的能力,總能在三言兩語之間,用不經意的話語,拉近與被采訪者的距離,輕而易舉地掏出對方的心里話。記不清是第幾次到錦屏,那天天冷,我們在江邊一個工作面拍攝,這是一個十分簡陋的營地。三五頂塑料帳篷,兩個支起的露天大鍋就是食堂了,地上是燃起的煤爐火。

作為施工單位,我們心里十分清楚,這是工程分包隊伍的營地。在群山之間,要想離工作面近些,幾乎沒有開闊的平地,只能選擇在江邊的險灘上一小塊平地臨時湊和居住、生活。李鏘和我拍了幾個鏡頭後,正要離開時,從帳篷里跑出來一個男孩兒,五六歲的模樣。年輕的母親在屋里忙著做飯,小家伙兒看到我們,一下子愣住了。他是大山的孩子,特別是看到攝像機,露出羞澀、害怕又好奇的復雜眼神。我們走上前去,與小孩子聊了起來。但小孩子似乎不是當地人,听不太懂,只用一雙明亮的眼楮看著我們。

小孩子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頭發亂糟糟的,流著鼻涕,臉上泛著高原紅,尤其是那雙小手兒,凍得紅腫,有的地方已經皴裂,滲出斑斑血絲兒。他的母親走了過來,很驚慌地看我們,想必是孩子餓了,想要從煤火里扒出黑乎乎的土豆來,她有些不放心……

李鏘突然沒有拍攝下去的勇氣了,迅速轉身離開。我趕上前去,發現他的眼楮里充滿了淚水。孩子的爸爸一定在錦屏水電站某個危險的工作面上,為了支撐這個溫暖的家庭而不知疲倦地工作。他一定是孩子的偶像,是妻子的思念,是全家的天,也是唯一希望。

同情的淚水惹得我也難受起來。那一刻,我們的心情十分沉重。錦屏一級水電站開發建設,有各大央企施工隊伍,也有大大小小的私企,更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分包隊伍。最能吃苦的是這些在一線施工的分包隊伍,他們大多由農民工組成。生活條件簡陋,到這深山里討生活,養家糊口。本身又承擔了極大的安全風險。因為,我們得知,在不久前的雨季,錦屏水電站發生過一次較大規模的泥石流,一個分包隊伍的營地因為地勢低,沒有來得及撤離,大家都在為這件事揪心,這也許是令李鏘動容的原因吧。

人無高低貴賤之分,只有從事職業的不同。人格之所以高貴,是因為面對世界,我們每個人的反應不同。人本真的真誠和憐憫是最可貴的。富有同情心,時刻反思自己,引用最近較為流行的一句話,“無問西東”,只有尊從自己,才能更加珍惜我們今天擁有的一切,才能激發我們更好地熱愛本職工作。

現在,農民工的待遇普遍改善。黨的十九大更是把農村脫貧作為考驗執政黨能力的重要指標和重大任務,列出了時間表。各級政府推出許多項政策向貧困農村傾斜,農村脫貧已經進入攻堅階段。鄉村振興,農民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十幾年過去了,我和李鏘在錦屏水電站唯一的一次流淚,仍然深深縈繞在我的腦海里。


錦屏水電站


左岸導流洞





瀏覽次數︰